鹘.

能再对我笑一次吗
就像初见时那样。

【安雷】渊之海

童话风,背景不明
真.骑士安x真.海盗雷
也许[划重点]会保持日更

上一章

晚饭前安迷修一直都在反省,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认为海盗会信守诺言,而尤其像雷狮这样的恶党,目前他并不想给予评价。

——“海盗的话不可信,你三岁吗?呵。”雷狮嘲讽的话语已在他脑海里回放了无数遍,像是旧留声机卡住了一样,反反复复只有这句话仍顽固地旋转跳跃永不停歇。

尽管白发的大副帕洛斯客气地邀请他们品尝船上厨师绝顶的手艺,但为避免被下些什么奇奇怪怪的药,他们仍旧吃的是从救生艇上拿来的食物。

所以说直觉到底还是准的,安迷修看着被那位光着膀子的黄发厨师端上来的,半生不熟、长相可怕的“晚饭”这样想到。

似乎这样的饭只有厨师自己吃得下去,而且看上去,他端上的五盘“晚饭”都是他的食物。

再看看笑得一脸无辜的帕洛斯,安迷修再次领悟到了“海盗的话并不可信”的真谛。

————

雷狮坐在主位上,随手抄起一瓶啤酒撬开了锡环,往安迷修身上远远一弹——

“啪。”

正中心口。

力道在路上已经散去不少,只剩下轻轻的一撞,安迷修握着锡环错愕地抬头看向雷狮。而雷狮在主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勾了勾唇,笑得有些恶劣。

他的神情让安迷修产生了错觉,好像他还站在自家的后院,阳光慵慵懒懒,院子中的藤萝缠缠绕绕,大片的绿色叶片投下一簇簇影荫。邻居艾比小姐家里养的那只猫不小心被他踩了尾巴,报复似地冲他的胸口狠拍一爪子,把他刚整好的白衬衫弄皱……而他只得好声好气地道歉,却对那只骄傲的猫生不起一点气来。

不过错觉仅仅是错觉,腥湿的海风拂面而来,安迷修被打回现实,攥着锡环冲雷狮出神。错觉与现实的落差太大,着实会让人产生一些难以接受的落差感。

目光由雷狮微勾的唇角下移,到他骨节分明的手,再到他手中握着的啤酒……

大概是错觉让他产生了某种陌生的情愫,他此刻心情轻松到想要飞起来,于是他冲着雷狮,有些挑衅地说:“恶党,空腹喝酒小心胃穿孔。”

雷狮听见他的话后一愣,然后他笑了——“那让佩利多做一份你尝尝?我可宁愿拿酒来温暖我的胃。”

安迷修听见他的答复,坐在地上兀自笑得乐不可支,像个傻子。他的部下面面相觑,都认为他们严谨正直的副队大概是吃错了什么药,不仅在跟海盗头子聊天,还能笑成那副傻样……又或者是今天他们根本就是在做梦?

反正这一天过得十分诡异,也许多这一件也算不上什么惊奇的……吧。

人们注视着大傻子安迷修陷入了沉思。

Tbc

下一章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