鹘.

能再对我笑一次吗
就像初见时那样。

【薛晓】玛瑙牵情丝 (9)

【魔道祖师】

#薛晓#

【人物秀秀的,ooc算我的】

【带私设】

(大概没崩XD……悄咪咪圆回来)

#上车请打卡#

【严重OOC警报!!!!!】

玖.化羽霓裳依

自从默许了薛洋呆在自己旁边后,晓星尘每天都要给破庙里的土地神上几柱香。

原因无它,只是怕薛洋做的是会引起佛怒。

可他哪里仅仅是引起佛怒呢,几乎是天怒人怨了好吗?

佛有慈悲为怀,亦有金刚怒目。

哪天真佛显灵,能让薛洋留个全尸什么的就足够了。

————————

晓星尘过日子便是过日子,除了重大节日,如除夕等节日在意一下以外,其余的均不放在心上。

––包括七夕。

这天一大早,外面便十分热闹,薛洋也不知道去哪里浪了,不见个人影。

——晓星尘并没有看见庙外张灯结彩的画面,他照常在庙旁支了块布,摆着他做的小玩意儿。

只不过喜鹊和蝴蝶样的卖的更快了些而已。

——————————

薛洋起了个大早,虽说是辰时起的,但也比平常早了不少。

他溜出那破庙,跳上青瓦顶,眺眺四周,便冲一个方向跃去。

夔州是他的老窝,为了以防万一,他可是在这儿的每一处都藏了不少后手。

把地砖小心抠起来,几块碎银静静地躺在褐色的泥土上。

薛洋眨了眨眼,露出两颗俏皮的虎牙,把碎银捞手上,晃了个响。

而后掀了瓦片,挖开红瓦墙,他在整座城里溜了一整天,把自己藏于此地的小物什都纳入了囊中。

夕阳西斜。

薛洋抹了把额上的汗,颇为满意的笑了笑。

惹得路旁的姑娘们看直了眼。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薛洋贴着墙边走了半座城,将熙熙攘攘的人流尽收眼底。

快走到破庙附近时他又想起了什么,往相反方向拐去,进了一家花灯铺。

左挑右看的选了半天,最后拿了两盏花灯出去了。

身后传来店主的叫声,他愣了愣,从怀里掏了块碎银出来,往后一抛“不用找了”他说。

然后脚步一轻,又加快了步伐往破庙的方向走去。

有些随意的在晓星尘旁边支腿坐下,用眼神瞪走了不少怀春少女,凑在晓星尘耳边说话。

温热的气息扑在耳朵上,晓星尘缩了缩脖子,不愠不火的斥他:“好好说话。”

薛洋没皮没脸地晃了晃身子,笑笑,又故作神秘的说:“道长……你可知道,今儿个是什么日子?”

晓星尘疑惑了一整天,他有些不解:“什么日子?”

薛洋闪了闪虎牙“七夕节呀。”他尾音向上挑,甜腻腻的带了些轻浮的意味。

晓星尘问他“那与你我二人何干?”

薛洋压低了嗓音,慢吞吞说:“道长……晚上申时左右护城河那边可以放花灯,你陪我去好嘛~”

薛洋的声音很好听,带有少年人特殊的清亮色,刻意压低后还带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可怜意味。

晓星尘心一软,大脑还没反应过来,嘴上别先答应了––“好。”想要后悔也来不及了。

薛洋弯了弯眼睛,欢呼一声又把晓星尘扑了个结实。

晓星尘颇有费力地推开了他,叹气“你都多大的人了,还是如此毛毛躁躁的。”

月上柳梢

护城河边无比热闹,拎着花灯来往的人不在少数,一时间倒并未觉出已是晚上了。

薛洋带着晓星尘在人群里挤来挤去,也挤出了一小片空地,薛洋递给晓星尘一支笔,一盏花灯,然后自顾自地写了起来。

晓星尘虽然看不见,但并没有对写字造成多大障碍,他的字写得极好,端方大气,也跟他的一般无二。

寻了烛子将灯点上,两人便将花灯放到河面上了。

小小一盏花灯顺水而下,还呆在船上的船夫一竹竿过去,便游的更快了些,一转眼便不见了。

薛洋长吁了一口气,又笑着哄他:“道长你写了什么呀?”晓星尘不上他的当“少蒙我,是当我不知道不能讲出来吗?”

他只好作罢,又向前走了几步,眼睛一亮,拉着晓星尘往前挤。

晓星尘看不见,在挤来挤去的过程中只听见了薛洋清亮的声音––

“老板要一壶!”

“好嘞。”老板应了一声,过了会儿薛洋又拉住了他,有些得意地跟晓星尘说:“道长,我付了钱的。”

他另一只手拿着酒壶在晓星尘面前晃了晃,醇香的液体在壶内翻滚,撞出了水声。

晓星尘失笑:“那不是应当的吗?”

想了想又拍了拍薛洋的头:“有长进。”

时光如白驹过隙,薛洋跟晓星尘在镇上已经住了四年左右,昔日夔州一霸薛洋现下买东西付钱了自然算有长进。

一路挤出了人潮,两人又回了破庙,这些年他们把那那庙修了修,好歹算是个可以住的地方了。

––起码不漏雨。

而且还购置了两张木床,过得也算够稳定。薛洋把晓星尘带到床上坐下,自己也上了那张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晓星尘,晓星尘觉得觉出出了些许严肃意味“怎么了?”他问。

薛洋没有回话,拧开了酒塞子,一股酒香便冒了出来,带着新鲜稻米的些许甜味儿 。

他举着酒,眼中带了清晰可见的挑衅––“晓星尘,晓道长,我们喝一杯,好不好?”

晓星尘并不想答应––他酒性很差,基本上喝一口就能醉,但他也不想拒绝。

他推辞“我酒量不好。”

薛洋没有理他,手固执地悬在空中,过了一会儿才开口:“一口,就一口。”他死死盯着晓星尘。

这是一个赌,他用了所有赌注压晓星尘不会拒绝。

晓星尘脑海中走马灯似的放着四年来他们相处的每一个画面。薛洋的语气很坚定,容不得他拒绝。可他不敢想––

不敢想答应了会是什么局面。

薛洋今天跟他说的‘道长,我付了钱的’那句还在他耳旁回旋。

晓星尘攥紧了拳头。

他明白薛洋的意思,很早前便是。

无法拒绝。

——那便答应吧。

晓星尘笑了,接过薛洋递来的米酒仰首喝了一口。

脸颊迅速擦上薄红,意识还未完全模糊前,他听得薛洋一声无比喜悦的“我心悦你。”

                    TBC                    

天哪大粗长!!!!!!
鸡冻不鸡冻?!
惊喜不惊喜?!
吃鸡不吃鸡?!
快夸夸我
不然要闹了 【不是
好了下一章是车
以及完结
不过车这个东西
因为我没写过可能肝的比较困难请见谅
↑所以说这是一篇遥遥无期,不存在的车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