鹘.

能再对我笑一次吗
就像初见时那样。

【薛晓】玛瑙牵情丝 (7)

【魔道祖师】

#薛晓#

【人物秀秀的,ooc算我的】

【带私设】

(大概没崩XD……悄咪咪圆回来)

#上车请打卡#



 

柒.迢迢银汉河

 

虽是经过了一番波折,但在很多好心人家的指点和帮忙下,晓星尘还是勉强的糊口了––靠着他的一双手。


由于自幼在师门帮着师父带年幼的师弟师妹,晓星尘对于哄孩子这门技巧简直是得心应手,炉火纯青。


而他用草啊纸啊什么的编制什么小物什也十分的精巧可爱,非常受孩童们的欢迎。


见状薛洋磨了磨后槽牙,嫉妒的眼红。


–––––––––


微凉的风吹过,薛洋猛的睁开眼,打了个哆嗦。


––该换季了,挺冷的。


薛洋搓了搓手臂,不经意往旁边看去,––怔住了,接着心下狂喜。


––他修出人身了。


晓星尘在这个破庙里住了差不多一年,也成功和夔州的人混熟络了。起码从大清早走在路上向他问好的人就有一大片可以看出。


薛洋看了看周围––皓月如钩,周身一片寂静。


今晚的月光很亮,亮到薛洋可以清清楚楚的看清晓星尘的脸。


薛洋眼睛一酸,他使劲眨了眨眼,用以确定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就像是一个总想着吃糖的孩子,他盼啊盼得想得到一块糖,可每次到最后他发现那块糖是假的,他肯定吃不到的时候,也就不再想着吃糖了。


可这次,是真的。


面前的人胸膛随呼吸起伏,不再是苍白如纸毫无生气的模样,而是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晓星尘晓道长。


薛洋只觉得喉间有些干涩,他清了清嗓子––而后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盯着晓星尘看。


晓星尘‘唔’了一声悠悠转醒,耳畔传来被刻意放轻的呼吸声,他皱了皱眉,左手搭上降灾,缓缓出声:


“是何人?有何贵干?”


薛洋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停了。


––这肯定不是梦了。


他往前走了两步,动了动嘴唇,想要说话,然后只发出了一声单调的“啊……”嗓音沙哑的不像话。


晓星尘一抖衣袍站了起来,拿着降灾指着薛洋。


然后他才发现不对劲––降灾抖得太厉害了。


换句话说,说像是见到了八百年未见的老母亲一般,晓星尘不禁怀疑自己要是不握着,恐怕降灾就该飞出去了。


薛洋又往前走了两步––他离晓星尘已经很近了。


晓星尘此刻只觉十分奇怪,还想开口说点什么,就被人拦腰扑倒,又跌回了自己躺着的茅草垛上。


因为颈肩的湿润,他本来要推开身上人的手顿了一下。


而后他用力推了推,奈何死命搂住自己的人抱的过紧,用尽气力竟仍未推动。


还在疑惑这人到底有什么毛病,只听见那人发出了一声有如受伤小兽般的呜咽––


“道长……”


晓星尘僵住了。


                         TBC                             

怎么样!是不是看到了车在招手?!
[突然激动.jpg
我就觉得我很棒棒X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