鹘.

能再对我笑一次吗
就像初见时那样。

在写一个傻逼瑞嘉爱情故事……
希望能早日写完

感觉我要改行做画手了…………

最后一张是艾比

P1老福特滤镜,p2原图
巨草的一张鱼
是sweet的魔女

最近什么也没有做…………
一直在直播掉粉
那个……
会努力高产的
等我考完👓

诶对给你们看一组邪教cp
迷之情头
蛤蛤蛤蛤

跟你们讲哦就是这个人 @Cotyledon.Blue 我要发刀的时候推荐我看甜文
现在甜炸了

【瑞嘉】如果中二病也是一种精神病

↑正文如题

是关于你有病我有病人人都有病的故事
[所以说嘉德罗斯到底有没有病?]
灵感来自英语书↲↳
【又名:嘉德罗斯说格瑞有病

 前篇指路——1



2


嘉德罗斯走后,格瑞把他买回来一个月不到就用过半瓶的洗手液都用光了愣是把手都泡发了都没能洗下那两串数字。他在电脑前坐了十分钟左右,最后顶着盛夏的骄阳,戴着副手套,花了三十多块钱买了一瓶超大促销装的橄榄油才把手洗干净。

 

他查了查往后几天的天气预报,终于确定未来一周都是晴空万里艳阳高照后,点开手机拨打了嘉德罗斯写在他手上的电话号码。

 

电话拨过去的时候嘉德罗斯刚跨上摩托,哈雷金色的喷漆在阳光下奕奕闪光。

 

嘉德罗斯从容不迫的从皮衣口袋中摸出蓝牙耳机打开戴上,又摁下接通将手机抛给雷德。

 

——耳机他改良过,接收信号大小比普通耳机能墙上不少。

 

格瑞在电话那边听着有一阵阵呼啸的风声,他沉默半晌,开口问道,你在哪?

 

声音传到嘉德罗斯耳朵里过了一重电音的加工,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了是几个小时前刚见过面的‘医生’。嘉德罗斯轻笑道“三环山,来玩吗?”

 

格瑞一听地名也是一愣,地名他不陌生,可以说算是熟悉。


你去那儿做什么?

 

嘉德罗斯拧了拧油门打上火,将身子前倾重心向下“还能干什么,当然是来玩——”哨声响起,他的声音在风中拉长,摩托轰鸣着向前驶去,甩开其他骑手一大截路程。

 

格瑞沉默几秒:“没问题的话我一会儿过去,诊费一小时两百,接受吗?”

 

嘉德罗斯车把向右来了个漂亮的转弯,嘴角扬起笑意加深“当然!”

 

格瑞打车到的时候嘉德罗斯刚刚比完那场没多久。嘉德罗斯视力不错,隔着大老远就看到了格瑞,还好心情的冲他招了招手。

 

格瑞点开秒表摁下计时向他走去,心情有些复杂看着嘉德罗斯的架势,名次应该不错。能边打电话边飙车的人,技术应该不会差到哪儿去。

 

啧。

 

年纪轻轻,胆子不小。

 

尽管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走到嘉德罗斯近前他还是不死心的问了一句:“第几名?”嘉德罗斯坐在金色哈雷上冲他笑,晃了晃腿。他嘴里嚼着泡泡糖正欢,没有吭声。只是伸出一根手指向他

比划,亮橙色的指甲盖在太阳底下闪光。

 

格瑞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又很快收回目光,嘉德罗斯见状,咧了咧嘴:“你会吧,咱们比比?”

 

格瑞刚想说这不是心理医生的必须职责,而且费力不讨好。嘉德罗斯就把他堵了回去——

 

“这算我的私人请求,而且,比一场给你一万,输赢不论,如何?”

 

格瑞摸了摸脸,有些认真地回问:“我看起来很穷?”

 

嘉德罗斯吹爆一个泡泡挑眉:“在我认识你的这五个小时里,你提了三次收费。”暗示,都贪成这样了你不穷谁穷?

 

“行吧,”格瑞说,他顺手扯下发箍,让它松松垮垮的挂在脖子上。半长的银发自然下垂,正好过肩。他长长舒了口气“虽然我并不认为我会输。”

 

他信步走到车侍身前“用车,0208。”他从衣兜中拿出钥匙递给车侍,下意识回头往嘉德罗斯那看。

 

嘉德罗斯抱臂倚在摩托上,神色自然,没有露出丝毫诧异。

 

接过车侍推过来的车,格瑞右腿一抬就这么轻巧的跨了上去。拧动油门向嘉德罗斯的方向驶去,在离嘉德罗斯不到两米时他向左一旋身,再伸脚一支,摩托车悠然的停在了嘉德罗斯面前。

 

嘉德罗斯很捧场的拍了几下掌:“老手?”他问。

 

“不算,”格瑞答“也不常来。”

 

“先说好,赢了给你一万,输了你请我吃饭。”

 

“可以。”格瑞应允。

 

嘉德罗斯笑了两声;“那就挑简单的,一号赛道,先到终点为胜。”

 

两人把车开到起点准备就绪,蒙特祖玛是裁判,她在心里默数两秒,吹响了哨——

 

两人如离弦的箭一般飞驰而去。


————————TBC————————




终于捡回身为文手的自觉……

看这一集我cp滤镜太厚了………
怎么看都是结婚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