鹘.

能再对我笑一次吗
就像初见时那样。

“论有无背景对辣鸡画的影响”

四张一样的
换了换背景

【安雷】渊之海

童话风,背景不明
真.骑士安x真.海盗雷
也许[划重点]会保持日更

本章也可理解为:性感直男安迷修在线作死

上一章

雷狮冲他冷笑,并没有做任何评价。正当安迷修松了口气打算解释自己的来因时,雷狮一拳捣在了他的腹部。

腹部剧痛,安迷修低抽几口冷气,趁雷狮挥第二拳的空当,他就地打了个滚,回身同样给了雷狮一拳。

————

这一架打了多久已无人知晓了,安迷修只记得自己是在午饭后不久敲开雷狮的门,但清醒时,太阳与海平面只剩一丝距离,整片海面已被涂成红色。

这一架也打的毫无技术美感可言,他们就像两个幼稚园的小孩子,以一个无比可笑的理由,渐渐扭打成了一团,打得彼此鼻青脸肿,青紫不堪。

两人筋疲力尽,率先退出的是安迷修,他捂着鼻子靠在墙边——上一拳雷狮砸中了他的鼻梁。鼻子是很脆弱的器官,酸胀感立即蔓延开来。

安迷修苦着脸按住鼻翼,扭头冲身侧的雷狮尴尬地问:“那个……有纸吗?布也行。”

雷狮也倚着墙喘气,顺势拿头巾垂下的一角擦汗,听见他的话,便撕了截给他。安迷修拿布料擦了擦溢出的血,意外地闻到了一股薄荷味,带着一点点海风的潮湿,是种很独特的味道。他不由抬眼看了雷狮一眼。

雷狮肤色偏白,剧烈运动导致的红晕浅浅的分布在脸颊上。他大概是觉得累了,便垂下眼帘,较长的睫毛投下小片阴影,汗珠从额头划过嘴唇,沁了上去。雷狮伸出舌头舔了舔,或许是觉得汗渍的味道并不怎样,还轻轻皱了下眉。

本来也没有如何,但是——

轰。

安迷修的脑子里炸开了花。

像是疯了一般,他觉得自己的大脑乱得一塌糊涂,安迷修侧了侧身子,偏过头——已经离雷狮很近了——轻轻碰了碰雷狮的唇。而不知什么原因,雷狮仍闭着眼睛,他只是稍稍仰过头让自己更舒服些,却也没有反击,像是一只捕食完毕,餍足又懒散的大狮子。

这里发生的一切好像是童话一般,空气中若有若无的汗渍味也甜蜜得像是糖浆。跟童话中略显不同的是——骑士侧过头去,骑士亲吻了海盗。

最初那个吻如同蜻蜓点水一般,抱着试探,也抱着万分的小心翼翼。

两人再次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汗水混合血味,味道确实没有那么好,但显然他们谁都没有在意这些,些许来不及吞咽的口水,顺着唇瓣的缝隙滑下,与滴落在地上的汗渍融为一体。

————

“你喜欢我。”是肯定句,雷狮说的理所应当。安迷修红着脸没有回应,雷狮挑了挑眉,啧了一声,好心情的换了一个问题“你来找我做什么?”

安迷修眼神飘忽,半晌,他默默地回了一句“那什么……我迷路了。”

雷狮往他左脸上又来了一拳。

“滚。”

Tbc

【安雷】渊之海

童话风,背景不明
真.骑士安x真.海盗雷
也许[划重点]会保持日更

上一章

也不知道雷狮这船的设计师脑子里是不是装的午餐肉与玉米浓汤,总而言之,这艘船的所有房间居然都长得一模一样!在安迷修第三次迷路在舱内时,他这样吐槽。

比如在第一次,他不小心敲开了大副帕洛斯的休息室,在一片漆黑中找到了刚起床不久的帕洛斯,最后白发的大副一(幸)脸(灾)善(乐)意(祸)的给他指清了道路。

安迷修绝望地看着眼前的一间休息室,默默地敲了敲门,然后推开了房门——

眼前是一片狼藉,残破的地板,墙壁上隐约可见大大小小的老鼠在穿行,生了锈的铁架床的床板,床板上长有各式菌类……

没有一个合理的理由能解释为什么船上会有这样破败的房间,安迷修对此感到疑惑,但他的当务之急是找到分配给自己及部下们的休息舱,而非疑神疑鬼。

拐进另一个走廊,仍旧是敲门然后等待回应,几秒后他推开了房门,推开的下一秒他就开始后悔——

一双手揪住了他的领子,把他扯了进去,紧接着他被抵到了墙上。

“我说过多少次,不要在午睡的时候打扰我!”沙哑的声音低吼在耳边,安迷修不由得一愣,抬眼便对上雷狮带着困意的眼睛。实际上,他才刚看清雷狮的脸,右颊上便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

莫名地被打了一拳,安迷修有些云里雾里,然而这并不代表他会愣在那里等待下一拳亲上他的脸。

安迷修偏过头躲过了下一拳,翻过身一个过肩摔将雷狮掀倒在地上,用小臂抵在雷狮的脖颈处。

“醒了吗?”他问。

雷狮抬手摁了摁眼窝,用手臂遮住眼睛“醒了。”雷狮道,声音带着些许沙哑。

“那么……”安迷修立起身,话才只说了一半,雷狮伸出腿,屈膝猛地磕上安迷修的膝弯,使安迷修不由得跪立在雷狮身上。

深蓝色头发的海盗飞快的摁住骑士的肩膀,转眼间便翻身将骑士摞倒,压在冰凉的木质地板上。

“你以为你是在跟谁说话?”他的语气很不愉,字里行间都压着火。

安迷修被他压在地板上,角度颇新奇,恰好能看见雷狮颈间突出的喉结,往下是一对形状生的过分好看的蝴蝶骨。他蓦得感觉有些口干,安迷修咽了口唾沫,蓝绿色的眼睛睁得很大,但又不知道将目光放在哪里,只得慌乱的四下乱瞟。

在对上雷狮怎么看怎么不善的目光后,他下意识错开,又死死盯住雷狮的喉结不放,好像那里下一秒能开出花来。最后安迷修在这种僵持的场景下不得不投降屈服,便缓缓吐出一句干巴巴的,一听便毫无诚意的“抱歉”。

Tbc

下一章

【安雷】渊之海

童话风,背景不明
真.骑士安x真.海盗雷
也许[划重点]会保持日更

上一章

晚饭前安迷修一直都在反省,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认为海盗会信守诺言,而尤其像雷狮这样的恶党,目前他并不想给予评价。

——“海盗的话不可信,你三岁吗?呵。”雷狮嘲讽的话语已在他脑海里回放了无数遍,像是旧留声机卡住了一样,反反复复只有这句话仍顽固地旋转跳跃永不停歇。

尽管白发的大副帕洛斯客气地邀请他们品尝船上厨师绝顶的手艺,但为避免被下些什么奇奇怪怪的药,他们仍旧吃的是从救生艇上拿来的食物。

所以说直觉到底还是准的,安迷修看着被那位光着膀子的黄发厨师端上来的,半生不熟、长相可怕的“晚饭”这样想到。

似乎这样的饭只有厨师自己吃得下去,而且看上去,他端上的五盘“晚饭”都是他的食物。

再看看笑得一脸无辜的帕洛斯,安迷修再次领悟到了“海盗的话并不可信”的真谛。

————

雷狮坐在主位上,随手抄起一瓶啤酒撬开了锡环,往安迷修身上远远一弹——

“啪。”

正中心口。

力道在路上已经散去不少,只剩下轻轻的一撞,安迷修握着锡环错愕地抬头看向雷狮。而雷狮在主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勾了勾唇,笑得有些恶劣。

他的神情让安迷修产生了错觉,好像他还站在自家的后院,阳光慵慵懒懒,院子中的藤萝缠缠绕绕,大片的绿色叶片投下一簇簇影荫。邻居艾比小姐家里养的那只猫不小心被他踩了尾巴,报复似地冲他的胸口狠拍一爪子,把他刚整好的白衬衫弄皱……而他只得好声好气地道歉,却对那只骄傲的猫生不起一点气来。

不过错觉仅仅是错觉,腥湿的海风拂面而来,安迷修被打回现实,攥着锡环冲雷狮出神。错觉与现实的落差太大,着实会让人产生一些难以接受的落差感。

目光由雷狮微勾的唇角下移,到他骨节分明的手,再到他手中握着的啤酒……

大概是错觉让他产生了某种陌生的情愫,他此刻心情轻松到想要飞起来,于是他冲着雷狮,有些挑衅地说:“恶党,空腹喝酒小心胃穿孔。”

雷狮听见他的话后一愣,然后他笑了——“那让佩利多做一份你尝尝?我可宁愿拿酒来温暖我的胃。”

安迷修听见他的答复,坐在地上兀自笑得乐不可支,像个傻子。他的部下面面相觑,都认为他们严谨正直的副队大概是吃错了什么药,不仅在跟海盗头子聊天,还能笑成那副傻样……又或者是今天他们根本就是在做梦?

反正这一天过得十分诡异,也许多这一件也算不上什么惊奇的……吧。

人们注视着大傻子安迷修陷入了沉思。

Tbc

下一章

【安雷】渊之海

童话风,背景不明
真.骑士安x真.海盗雷
也许[划重点]会保持日更

上一章

薄雾散去,阳光如绸般滑落,雷狮眯了眯眼,走到甲板的阴处。

他背着的手自然下垂,安迷修眼尖,看到了雷狮手上握着的长柄锤。

雷狮笑得讽刺“我们海盗,也是讲究信用的。”他拿武器指着众人。

“那么……谁先来?”

————

安迷修也不好出风头,他在原地不动声色,以借机观察雷狮的实力水平。

事实上,雷狮很强,安迷修看着倒地的第五名骑士不由地想。

“喂,棕头发的那个,你比他们强吧,你来。”雷狮冲着他喊。

棕发的骑士他们队里有两个,另一个很不幸的倒下了,还断了条腿。

所以雷狮口中的“棕发的”应该就是指他了,安迷修叹气,双剑出鞘,向前迈了一步。

————

汗水顺着额角划过脸颊,滴上甲板。雷狮的喘气有些不均,安迷修同样不例外。起初,两人都以为战局并不会持续很久,不过可惜,是想错了。

安迷修望了望狼藉般的甲板,向后纵跃拉开一段距离,扬声道:“恶党,在下并不认为这样可以分出胜负。”

雷狮不为所动,一锤子便抡了过去,安迷修持剑格挡将其挑开,长柄锤在实木的甲板上砸出一个大坑,木头露出的边沿还有一圈焦黑。

是的,显而易见,雷狮的锤子带电。

安迷修一心想结束这荒唐的战局,剑法便愈发凌厉。他腾空跃上桅杆,沉默地俯视下方,雷狮立在原地蓄势待发——

安迷修足尖轻点,持剑高空下落,雷狮冲着他跃起,雷神之锤迅速划出一道耀眼的弧线。

“砰!”

后坐力震得二人手臂发麻,安迷修后退几步,凝晶流焱交错摆成防御状态。

但雷狮仍在原地一动不动,右脸被剑划出道口子,血珠不断向外渗,他漂亮的紫色眼睛里满是无法言述的光芒。

“真是痛快啊,骑士先生。”雷狮勾了勾唇角,用手指抹去血迹又放在唇边悉心舔舐。

安迷修看着他的动作不禁呼吸一窒,心跳立即快了好几拍,但他面上不显,仍然十分沉稳镇定。

“那么,停下吧,恶党,你输了。”安迷修注视雷狮一句一顿的说。

然而,雷狮似乎并不能给他一个完美的答复,他挑了挑眉,有些敷衍地疑惑道——

“哦?我可没觉得你赢了。”

TBC

下一章

【安雷】渊之海

童话风,背景不明
真.骑士安x真.海盗雷
也许[划重点]会保持日更

上一章

「那天人们在静静等待死神的到来,也包括我。」
                                             ——《风暴之海》

海浪声此起彼伏,救生艇不再加速前进,只是缓缓地、漫无目的地随海浪漂流。

有耳尖的人听出了与海浪声不尽相同的声音,喜悦之情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脸颊上。

安迷修静静地凝望声响的源头。

——伯特海峡周遭处多是无人岛,且多海盗。

船只接近。

——也许船只的主人有什么特殊的癖好,船只样式古早,但有些眼熟,却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安迷修想。

还未等他开口,人们就自发挥动起了手臂及手中各样的物品。

这番举动自然吸引了船上人的注意,安迷修看着渐渐停靠的船只叹息,既来之则安之即可。

————

船上降下了备用艇,冲他们缓缓靠近。安迷修看了看站在备用艇前方笑得一脸无害的白发水手,右手微抬,搭在腰际。那艘备用艇在距他们三米左右处停下,白发青年和善地率先开口“午好,有什么可以为你们效劳的吗?我是船上的大副。”

一位骑士冲他行了一礼“打扰了,因为飓风……我们的救生艇燃料不太充足,请问阁下一行是否顺路能把我们送到紫罗兰王国附近的港口呢?”

青年略思索了一下,复而笑道:“当然,我们正要前往铃兰王国贩卖商货,正好顺路,诸位可以随我到船上。”

几个沉不住气的年轻宫婢欢呼一声,当下便跑回舱收拾物什。

————

船只静静停泊在海面等待众人,海上再次升起薄雾,使船只像是蛰伏在海上的黑色巨兽。

心中缓缓感到些许不安,安迷修双手攥紧双剑,静待其变。
.
他是最末上船的,甫一迈上甲板,软梯迅速收回,入口的门“砰”地在身后关闭。

薄雾遮住了阳光,宫婢们紧张地放轻了呼吸,恐惧开始在她们心中播下种子。

“欢迎你们的到来,鶸鸡们,在接下来的航程中,你们一定会给我们增添不少乐趣。”前方走来一个戴着白色头巾的青年,头巾在潮湿的海风中肆意地飘动,深蓝的发丝贴着奶白色的薄雾亲吻他白皙的脸颊。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青年紫色的眸子在氤氲的雾气中显得格外耀眼。

“下午好,我是雷狮,从现在开始,你们可以挑选喜欢的死法,或者……打败我,我将送你们到目的地。”

Tbc

下一章

【安雷】渊之海

童话风,背景不明
真.骑士安x真.海盗雷
也许[划重点]会保持日更

上一章

大海不一定像它的表面一样平静。

人们再次证实了这一点。

晚上刮起了风,尽管有时候航行路上需要一点微风,但绝不是眼前这种飓风。

艾丽女皇号在风中飘摇前进,船长死死抓住船舵把控方向,这时候人们终于意识到前几日的平静背后究竟是什么——他们加速前进,开进了飓风内部。

水手们努力安抚受惊的人们,极力扬声喊着:“不要慌,艾丽女皇号上面有足够的救生装备和粮食!”

————

船长突然想起了什么,冲着航图绝望地大声喊“上帝啊!伯特海峡周围全是暗礁!”

随着他的一声,紧接着船体剧烈震动,船头处猛地下沉。

尖叫声从休息舱的方向传来,一波未平,一波再起。

船长痛苦地按了按眉心:“把救生船准备出来,别忘了还有食物!”

————

后仓处,脸色苍白的艾丽女皇在指挥分配,因为人数实在太多,一艘救生艇远远不够。不过感谢上帝,他们有足够的救生艇供给使用。

而唯一令人担忧的是,燃料的储备不太够用,只堪堪能够支撑所有救生艇三天。

距离伯特海峡最近的国度是紫罗兰王国,他们和绿萝王国是邦交,人们可以在那里停留然后返航。如果是艾丽女皇号的话,匀速行驶其实最多也只要三天,但救生艇并不是艾丽女皇号,最快速度行驶也需要五天。

艾丽女皇沉思,她注视着随行婢女侍从,骑士们和水手,最终道:“总会有办法的。”

艾丽女皇号缓缓下沉,救生艇已经下放到了海面,大骑士长率领部下们与艾丽女皇共乘一艘,副骑士长安迷修则与余下骑士,婢女们乘用一艘,水手们与侍从乘用一艘。

每艘救生艇都配备着地图,他们往紫罗兰王国最近的港口行驶。

行驶一天过后,海上起了雾,两米开外无法视物,这种情况下难以正常行驶。艾丽女皇在前方发令,命各船在原地等待,大骑士长会将绳索发给各船。

安迷修等人在队末等待,但是半个小时过去,大骑士长的身影迟迟没有出现。雾散了些,人们渐渐能看清周围,于是婢女们由恐惧而发出哭声。

——周围空空荡荡,也没有任何一艘救生艇的影子。

人们开始意识到,他们被众人抛弃了。

安迷修突然想到什么,吩咐部下去查看燃料,部下黑着脸将盛有燃料的桶拎到众人眼前——

他们被分配了五桶燃料,一天的行驶领他们已经消耗了一桶,而剩下的四桶中,有三桶盛放的是石块和垃圾。

Tbc

下一章

【安雷】渊之海

童话风,背景不明
真.骑士安x真.海盗雷
也许[划重点]会保持日更


艾丽女皇号是绿萝王国最大的游轮,它做工精美,性能良好,仅供艾丽女皇出巡使用。

女皇出巡,人马首当其冲,首先是经验丰富,水性极佳的水手,其次是护卫骑士,再是宫侍婢女。

出巡的日子是早一个月前便定下的,这天的天气一定要晴朗,也要有适合出巡的海风。

然而,并不是所有气象都如观测祭祀所言那么精确,偶尔也会发生一些无伤大雅的偏差。

——更大的偏差也不是没有,不过出现的几率近似于零。

但是艾丽女皇似乎格外倒霉,几乎不可能发生的情况在这次出巡中被她碰上了。

——海上飓风。

那是出巡的第三天,船只早已离开港口。就是在那样的上午,阳光还有些毒辣。而已有敏锐的船员发现海鸟们的异常行为,水面上还有大大小小的飞鱼跃出水面。

反常。

船员将情况上报船长,再由船长汇报给艾丽女皇。

女皇皱眉,静默的环境压抑的可怕,最终女皇拍案:加速前进,或许能躲过飓风。

事实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可女皇自幼生长在内陆,对于海洋的了解大多源于书籍资料,不甚精通。但女皇性子固执,她心意已决。

船长听后,自知劝不动女皇,只得暗中与船员商量对策。

艾丽女皇号加速行进。

船上人心惶惶,尽管之后的一天里,大海依旧平静,只有天色愈发昏暗,气压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可流言往往比真相更容易令人相信,而有时,它们离真相。仅仅只有一步之遥。

          

安迷修看了看手中的怀表,轻敲身侧队员的盔甲,轻声说道:“交班。”

队员清了清嗓子,招手示意其余队员聚拢,列队,往休息舱赶。

安迷修远远辍在队尾,他并不急于赶去休息,他换了个方向,没有回休息舱,而是往甲板上走。

安迷修看着被阳光打成金色的泛着粼粼波光的海面,长长地舒了口气,双臂交叠,对着海面下快速游过的鱼沉思。

海面依旧平静,太阳被浮云遮住大部分,只余下丝丝缕缕光芒洒落在甲板上。尽管大海并不如人们所看到的那般平和,但在某种特定情况下,广袤的海面也能够给人们带来安抚。

不远处的水手们在闲谈,木质的啤酒杯相互碰撞,他们就着腥咸的一饮而尽

一位中年水手看了眼航图,大声抱怨道:“噢……是这倒霉的海峡!该死的……看在上帝的份上,希望我们平安无事”他看起来有些懊恼,眉头紧紧皱着。

坐在他对面的水手显得颇为诧异,他组织着措辞,极力安慰同伴:“尽管伯特海峡周围多暗礁,可是中大型、可对船只造成威胁的暗礁群全部在航图上标明了,不论如何,在这儿来往也足够安全了。”

“是的,安全,足够安全,所有人都这么认为,那一天也是……”

安迷修侧了侧身,再次往休息舱走去,尽管不知道那名水手将要说些什么,但在这种情况下,他认为不应该给自己徒增不必要的忧虑。

TBC

下一章

改了个名,现在叫白鹘
感觉挺喜欢这个名的
短期内不会再改了

打算发奋图强
每天用一小时码字看看能不能把懒癌治好
现在真的是直播掉粉了
……
感谢剩下的小可爱对我的支持
(鞠躬